现在怎么找到附近卖的女的

来源:中国涪陵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现在怎么找到附近卖的女的剧情介绍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 涛哥侃封神 》。现在进入高潮了。刚想起“天、地对应”(上、下相通)的一件事:
周文王演绎出《周易》,而他的《周易》却被姜子牙破了。文王是人(人的境界);而“半人半神”可以形容姜子牙。
文王演绎出《周易》之后才建了灵台,在灵台上,他按照《周易》才可以通晓世间善恶、好坏、一切事理。他是从下往上悟,悟到那儿就悟到头了。姜子牙呢!姜子牙来到西岐辅佐文王的时候,他的境界、道行已经高过了文王(他才可以帮助武吉逃出文王的控制),但他又是个修不成的半喇神仙(跟人一样拥有三魂七魄,正好跟文王有一个“接洽”)。他如果不具备“半神”的境界,他握不了“杏黄旗”、“打神鞭”;他如果不是人(是神的话),他封神就不灵了,因为封神的概念是从最低的人往上走,才能涵盖,如果姜子牙不是人,那人这一层往哪儿放?
而文王的死,世间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人能解释得通《周易》的同时,(周易)却又从上到下跟修行的姜子牙合上了!就是这样首尾相扣。这就是顺天意——上、下通。
我们看到:闻太师在碧游宫修了五十年,师父让他下来辅佐商朝,他是作为被托孤的老臣,他拿了一个阴阳鞭(蛟龙金鞭),一雄一雌,代表他的局限性。有朋友说:那不一定!
你看到的神仙都是单身的一个(这话对神仙不尊重),成对的神仙,是有原因的……人的环境本身就代表它的局限性……被框在了阴、阳中。
牵扯到神仙,人的嘴不能随便说。我只能说,《 封神演义 》是相当奥妙的。换句话说,中国人都是有相当造化的,外国人哪有《封神演义》?希腊的神话故事也不过如此,远远比不了《封神演义》里讲述的生命奥妙……真的不好说,咱们当小说说(能说的说,不能说的,咱们不说,朋友别介意)。人的层面比较低,人的嘴不能随便说,所以“沉默是金,智者无语”……因为境界不同,你的理解不同。
诗曰: 左道妖魔事更偏,咒诅魇魅古今传。 伤人不用飞神剑,索魄何须取命笺。 多少英雄皆弃世,任他豪杰尽遍泉。 谁知天意俱前定,一脉游魂去复连。
这就把逆天意的称为左道、妖魔。诅咒,自古至今都有……害人总是不好的,出手就是恶的,这就是“十绝阵”的恶,出手就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在现在的民间,很多人会这个,都是为获得自己的利益。
真正的英雄不在凡世中,太多的人都坠落在凡世的诱惑中,被红尘的利益所伤害,无论他有多大的本事……
话说秦天君讲天绝阵,对闻太师曰:“此阵乃吾师曾演先天之数,得先天清气,内藏混沌之机,中有三首旛,按天、地、人三才,共合为一气。若人入此阵,内有雷鸣之处,化作灰尘;仙道若逢此处,肢体震为粉碎,故曰天绝阵也。”
天、地、人,合为一气,合为一个人,但这里强调:仙、道不出三界。先天之数、先天清气、混沌之机,讲的是三界之内。但这样的阵法在三界之外,它才能打下来、才能涵盖混沌之机、才能瞬间毁掉“三才”构成的人。罗汉不在天、地、人的轮回中,没有三魂七魄……
有诗为证: 天地三才颠倒推,玄中玄妙更难猜。 神仙若遇天绝阵,顷刻肢体化成灰。
闻太师听罢大喜。又问:“地烈阵如何?”
赵天君曰:“吾地烈阵亦按地道之数,中藏凝厚之体,外现隐跃之妙,变化多端,内隐一首红旛,招动处,上有雷鸣,下有火起。凡人、仙进此阵,再无复生之理;纵有五行妙术,怎逃此厄!”
有诗为证: 地烈炼成分浊厚,上雷下火太无情。 就是五行乾健体,难逃骨化与形倾。
地道,是讲天、地、人的“地”。金、木、水、火、土——“五行”,土为中央,就是地。地烈阵,跑不出五行。
有些咱们能讲,有些咱们也讲不了,我也不敢讲、不会讲……
董天君曰:“吾风吼阵中藏玄妙,按地、水、火、风之数,内有风、火。此风、火乃先天之气,三昧真火,百万兵刃,从中而出。若人、仙进此阵,风、火交作,万刃齐攒,四肢立成虀粉。怕他有倒海移山之异术,难逃身体化成脓。”
有诗为证: 风吼阵中兵刃窝,暗藏玄妙若天罗。 伤人不怕神仙体,消尽浑身血肉多。
人的肉体是五行构成的,一旦风太大的时候就说:那风刮得跟小刀似的……“风吼阵”按地、水、火、风之数构成的,包罗万象……
闻太师又问:“寒冰阵内有何妙用?”
袁天君曰:“此阵非一日功行乃能炼就,名为寒冰,实为刀山。内藏玄妙,中有风雷,上有冰山如狼牙,下有冰块如刀剑。若人、仙入此阵,风雷动处,上下一磕,四肢立成虀粉。纵有异术,难免此难。”
有诗为证: 玄功炼就号寒冰,一座刀山上下凝。 若是人仙逢此阵,连皮带骨尽无凭。
一带有“风雷”,就是在三界之内……寒冰、风吼都跟人的生活相关。任何金、木、水、火、土,运用功力走到极致,都可以达到致人于死。
闻太师又问:“金光阵妙处何如?”
金光圣母曰:“贫道金光阵内夺日月之精,藏天地之气,中有二十一面宝镜,用二十一根高杆,每一面悬在高杆顶上,一镜上有一套。若人、仙入阵,将此套拽起,雷声震动镜子,只一二转,金光射出,照住其身,立刻化为脓血,纵会飞腾,难越此阵。”
有诗为证: 宝镜非铜又非金,不向炉中火内寻。 纵有天仙逢此阵,须臾形化更难禁。
宝镜,不是人间之物,它才能把三界的生命给毁了。二十一面宝镜,同样是栓住人的“天、地、人”三面(三七,二十一——三魂七魄)。
仙,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在修行的过程。这些人当然也可以叫作“仙”,但他们“命中注定”走到这一步。
闻太师又问:“化血阵如何用度?”
孙天君曰:“吾此阵法用先天灵气,中有风雷,内藏数片黑沙。但人、仙入阵,雷响处风卷黑沙,些需着处,立化血水。纵是神仙,难逃利害。”
有诗为证: 黄风卷起黑沙飞,天地无光动杀威。 任你神仙闻此气,涓涓血水溅征衣。
闻这个气就完了,功底相对高!
闻太师又问:“烈焰阵又是如何?”
白天君曰:“吾烈焰阵妙用无穷,非同凡品:内藏三火,有三昧火、空中火、石中火。三火并为一气。中有三首红旛。若人、仙进此阵内,三旛展动,三火齐飞,须臾成为灰烬。纵有避火真言,难躲三昧真火。”
咱们(只是)“聊天”啊:三火,三昧火(人)、空中火(天)、石中火(地)。
有诗为证: 燧人方有空中火,炼养丹砂炉内藏。 坐守离宫为首领,红旛招动化空亡。
燧人氏,指天。三昧真火,指人。所以把整个人算成一个火。
姚天君曰:“吾此阵非同小可,乃闭生门,开死户,中藏天地厉气,结聚而成。内有白纸旛一首,上存符印。若人、仙入此阵内,白旛展动,魄消魂散,倾刻而灭;不论神仙,随入随灭。”
有诗为证: 白纸旛摇黑气生,炼成妙术透虚盈。 从来不信神仙体,入阵魂消魂自倾。
当初把亚当、夏娃轰出伊甸园的时候,不就把“生门”掩了,不让他们找到,让人回不去!“落魂阵”直接杀人的魂魄,不仅仅是你的肉体。魂魄没了,就剩一块肉瘫在那儿,时间一长就烂了。
后来,姜子牙差点儿毁在这儿。
太师又问:“如何为红水阵?其中妙用如何?”
王天君曰:“吾红水阵,内夺壬癸之精,藏天乙之妙,变幻莫测。中有一八卦台,台上有三个葫芦,任随人、仙入阵,将葫芦往下一掷,倾出红水,汪洋无际。若其水溅出一点黏在身上,顷刻化为血水。纵是神仙无术可逃。”
有诗为证: 炉内阴阳真奥妙,炼成壬癸里边藏。 饶君就是金刚体,遇水黏身顷刻亡。
这里讲的红水,其实跟女士们的生理(期)有关。“红水阵”练的是那个(属于大阴),暗含人们纵欲,就像入了“红水阵”。
“十绝阵”里有一些故事,我们也只能说个表面,往下说的话,会说得很深刻。
谁都知“万恶淫为首”,但现实中人人都很难逃脱。真正能摆脱,其实就是人的元神可以不受肉身的影响。反过来说,你的肉身真正修炼到超越人的环境时,你也就不在其中了。
如果“红水阵”含有这些,其它也就都暗含类似的(理),只不过我们看得出、看不出来而已。
闻太师又问:“红砂阵必竟愈出愈奇,更烦请教,以快愚意。”
张天君曰:“吾红砂阵果然奇妙,作法更精。内按天、地、人三才,中分三气,内藏红砂三斗──看似红砂,著身利刃,上不知天,下不知地,中不知人。若人、仙冲入此阵,风雷运处,飞砂伤人,立刻骸骨俱成虀粉。纵有神仙佛祖,遭此再不能逃。”
有诗为证: 红砂一撮道无穷,八卦炉中玄妙功。 万象包罗为一处,方知截教有鸿蒙。
我印象中“红砂阵”是最后破的。武王进去了,然后死了一百天,才把阵法中最邪之气抵化掉。
他在描绘“红砂阵”的时候和其它那些就不一样!一把红砂无穷无尽,什么都在其中了,包含截教的开始。从某种程度来说,它代表通天教主,比其它阵厉害!
闻太师听罢,不觉大喜:“今得众道友到此,西岐指日可破,纵有百万甲兵、千员猛将,无能为矣。实乃社稷之福也!”
内有姚天君曰:“列位道兄,据贫道论起来,西岐城不过弹丸之地,姜子牙不过浅行之夫,怎经得十绝阵起!只小弟略施小术,把姜子牙处死,军中无主,西岐自然瓦解。常言蛇无头而不行,军无主而则乱。又何必区区与之较胜负哉?”
闻太师曰:“道兄若有奇功妙术使姜尚自死又不张弓持矢,不致军士涂炭,此幸之幸矣。敢问如何治法?”
姚天君曰:“不动声色,二十一日自然命绝。子牙纵是脱骨神仙、超凡佛祖,也难逃躲。”
“二十一日”,七天为一组,(共)三个七,(象征)三魂七魄——七的定数在人的环境中早就定了,就是那样的……问题出在你会看、不会看!你读千万本书,你未必读懂《 封神演义 》……
闻太师大喜,更问详细。姚斌附太师耳曰:“须如此如此,自然命绝。又何劳众道兄费心。”
闻太师喜不自胜,对众道友曰:“今日姚兄施大法力,为我闻仲治死姜尚,尚死诸将自然瓦解,功成至易。真所谓樽俎折冲,谈笑而下西岐。大抵今皇上洪福齐天,致感动列位道兄扶助。”
众人曰:“此功让姚贤弟行之,总为闻兄,何言劳逸。”
姚天君让过众人,随入落魂阵内,筑一土台,设一香案,台上扎一艸人;艸人身上写姜尚的名字;艸人头上点三盏灯,足下点七盏灯。上三盏名为催魂灯,下七盏名为促魄灯。
姚天君在其中,披发仗剑、步罡念咒于台前,发符用印于空中,一日拜三次。连拜了三四日,就把子牙拜的颠三倒四,坐卧不安。
昨天说到姚天君开始弄姜子牙,(草人)脑顶上放了三盏灯——三魂;脚下放了七盏灯——七魄,一日三拜把姜子牙拜得神魂颠倒,第二天坐立不安,其实是直接冲着人的元神去了,冲着生命的另外一部分去了。
三魂七魄从另一个角度讲,三魂也叫“天、地、人”,讲的是空间,七魄是“定数”,其实是指时间。如果人有轮回转世的话,“三界”讲的就是这些,因为从二十八星宿的概念对应出来的就是这些。
从我们讲的七天(金、木、水、火、土、日、月),包括七仙女、圣经启示录讲的,全都是七,其实讲的是时间——定数。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就是七的倍数在变化(或七天、或十四天、或二十一天),有的会延续更长,比如意大利、西班牙延续的时间长,但一定是跟七的倍数有关。当冲击到人们肺叶的时候,其实是人生命形式(天、地、人)的最高级(呼吸),都是憋死的。如果你真能看明白,其实在相当程度上你就能超越。
为什么(草人)脑顶放三个灯,脚底放七个,应对了三魂七魄,就是在整个“时空”中把姜子牙毁了。
人有三魂七魄,就等于这个生命在不同的层面上都对应着自己的一部分(以七做为一种循环的方式,就是方得始终循环的方式)。七,可以缩小到我们一个星期七天,一个循环的基础,往大了可以上天界到七仙女、玉皇大帝那儿。就是说“天、地、人”的空间可以缩小到人的身体,就现在每分钟的生活,也可以扩大到三界里我们的轮回转世。
不说姚天君行法,且说子牙坐在相府与诸将商议破阵之策,默默不言,半筹无画。杨戬在侧,见姜丞相或惊或怪,无策无谋,容貌比前大不相同,心下便自疑惑:
人会改模样的。人将死的时候脱了相、改了模样了,其实就是魂魄出去了。当你这些东西都理解了,生死对你来讲,那就是一个过程。知道自己的归处、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很多东西就没事了。
人生是个旅途,再好的旅途到该下车的时候就得下车了。当“人生是个旅途”,人就是个永恒的部分,而不会说人死了就没了,那是错的。当你有这种自我认知的时候,对很多事情就了然了,很平静,很自然,很释然,你会欣赏自己生命的过程。无论外界好、坏,或者身体在受着某种煎熬的时候,你也知道它就是一个过程。
“难道丞相曾在玉虚门下出身,今膺重寄。况上天垂象,应运而兴,岂是小可;难道就无计破此十阵,便自颠倒如此!其实不解。”
杨戬不解,就是姚天君所用的“落魂阵”的背景太大了,上面所涵盖的、背后所动的生命因素太高了。二郎神杨戬只能感悟到中间有不对,但他同样没有对应之策。
他没有对应之策是受到他修炼境界本身所影响的,但是就他个人修炼来讲,他一样可以展现他的境界、他的理解力。所以杨戬比较忧虑,但是他不得其解。
杨戬甚是忧虑。又过七八日,姚天君在阵中,把子牙拜吊了一魂二魄。
他为什么弄个草人?三魂七魄是在人的天灵盖里头,所以小孩刚出生头上囟门还没盖合,剃头时要留一撮毛,到了十几个月头盖骨三岔才阖上。打开的那地方,人的魂魄就在那里,婴儿吓到,那魂就从那儿出去了,没在那身体里。
人死了,就那东西回不来肉身,就死了,如果不是这样,怎么会有濒死经验呢?现代医学说的脑死亡、心死亡,不是!那东西出去了,就死亡了。这里姚天君给他拜吊一魂二魄,他弄个草人透过那种形式,把姜子牙的魂魄从他身体里抽出来,给安在草人身上,就那么对应着。这是一种道术,有点像搬运功。
讲个故事,三十年前在北京遇见一个台湾来的人,我那时候根本还没修炼,他修老道的,见了我,他跟我说:他一下飞机就去“白云观”找曹道长……曹道长亲自接见,人家知道他来了……他说“搬运功”没什么,他说他能让一个在台北的人、一个在新加坡的人给接上,用的是黄幡(黄色的缎布),因为这两人在两百年前曾经有父子的关系。
“搬运功”就是像现在的传真机一样,那时候没有手机。这里讲的就是类似的,姚天君他用他的法术把姜子牙的一魂二魄给调出来,怼在草人上,姜子牙就像“丢了魂似的”(北京人都这么说)……
那附体没什么,就是把这个人的魂干掉了,那狐狸或黄鼠狼进去了,就是附体,或者说,这个人的魂魄给姚天君拜出来……
如果你招了不该招的动物,就上身了……就像王林……上期我们说,魔王的女儿去整佛祖,佛祖跟她说:“你身上都是什么东西,你还整我?”
子牙在相府,心烦意燥,进退不宁,十分不爽利;整日不理军情,慵懒常眠。众将、门徒俱不解是何缘故,也有疑无策破阵者,也有疑深思静摄者。
不说相府众人猜疑不一。又过了十四五日,姚天君将子牙精魂气魄又拜去了二魂四魄。
就是先拜走一个魂后跟上魄,三魂七魄是这么来的。他一定是前后有次序的,七八天、十四五日,就是讲每七天走他一把。第十四天拜走他一个魂,第二天拜走他两个魄。
子牙在府,不时憨睡,鼻息如雷。
修道的人都很干净,睡觉没声的。鼾声如雷,那就是凡夫俗子。
且说哪吒、杨戬与众大弟子商议曰:“方今兵临城下,阵摆多时,师叔全不以军情为重,只是憨睡,此中必有缘故。”
杨戬曰:“据愚下观丞相所为,恁般颠倒,连日如在醉梦之间;似此动作,不像前番,似有人暗算之意。不然,丞相学道昆仑,能知五行之术,善察阴阳祸福之机,安有昏迷如是,置大事若不理者!其中定有说话。”
杨戬知道有人在暗算姜子牙,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事,这是一个悟性高的人,即使出手的人高过他很多,但是他从现象上能知道事情出在哪里。他解不了,但是他知道这一条解决的路。
众人齐曰:“必有缘故。我等同入卧室,请上殿来商议破敌之事,看是如何。”
众人至内室前,问内侍人等:“丞相何在?”
左右侍儿应曰:“丞相浓睡未醒。”
众人命侍儿请丞相至殿上议事。侍儿忙入室请子牙,出得内室,门外武吉上前告曰:“老师每日安寝,不顾军国重务,关系甚大,将士忧心,恳求老师速理军情,以安周土。”
子牙只得勉强出来,升了殿。众将上前,议论军情等事。子牙只是不言不语,如痴如醉。忽然一阵风响,哪吒没奈何,来试试子牙阴阳如何。
哪吒曰:“师叔在上:此风甚是凶恶,不知主何凶吉?”
子牙掐指一算,答曰:“今日正该刮风,原无别事。”
姜子牙他算不出来了。如果骤然起风,或大或小,有风背后的因由,这是修炼人看问题。普通人看问题,会说:“就这么回事,该这样就这样。”其实他不懂。
众人不敢抵触。看官:此时子牙被姚天君拜去了魂魄,心中模糊,阴阳差错了,故曰“该刮风”,如何知道祸福。当日众人也无可奈何,只得各散。
言休烦絮,不觉又过了二十日。姚天君把子牙二魂六魄俱已拜去了;止有得一魂一魄,其日竟拜出泥丸宫,子牙已死在相府。
众弟子与门下诸将官,连武王驾至相府,俱环立而泣。武王亦泣而言曰:“相父为国勤劳,不曾受享安康,一旦致此,于心何忍,言之痛心!”
众将听武王之言,不觉大痛。杨戬含泪,将子牙身上摸一摸,只见心口还热,忙来启武王曰:“不要忙,丞相胸前还热,料不能就死。且停在卧榻。”
这就是“悟性”:别人都以为姜子牙死了,他表面上确实也已经死了,但是他身上还热,没有僵掉。没有僵掉就能回来,这就是修炼中的悟性。
悟性,这东西是天生的。悟性高、低放一边,如果定性好的人,他能约束自己,我个人觉得就可以来弥补所谓的悟性不好,就怕那个人悟性不好又乱说话(就他明白),其实无形中做了很多错事。悟性好的人,第一:珍惜生命;第二:他对任何事情的理解在正道上、正路上。正道、正路上就是顺应着生命。
不言众将在府中慌乱。单言子牙一魂一魄,飘飘荡荡,杳杳冥冥,竟往封神台来。时有清福神迎迓,见子牙竟是魂魄,清福神柏鉴知道天意,忙将子牙魂魄轻轻的推出封神台来。
封神台在这个时间点上等于代替了阴曹地府,当姜子牙死去的时候,他的魂魄自然奔那儿去,柏鉴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给他推出去,不接他,一接他就完了。封神榜上没有子牙的位置,他自然就给推出去。也就是说,柏鉴推他,同样有道理。
但子牙原是有根行的人,一心不忘昆仑,那魂魄出了封神台,随风飘飘荡荡,如絮飞腾,迳至昆仑山来。
一个修炼的人,当他遇到天敌大难,人将死去的时候,他的念头不在他的父母身上、不在家庭身上,不在“福禄寿”身上,而在他的师父那儿,这个人就有救了。“生死一念间”就是这个意思。
其实就是看他的定性。所以姜子牙他的根脉基础在那里(昆仑山),同时,这时候元始天尊已经给了姜子牙四不像、给了他杏黄旗、给了他打神鞭,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其实元始天尊完全加持了他,促成了他无论多大的难、他的最后一个念头一定在师父那儿。
这对太多的人都是很大的挑战,就是当人将死的时候谁能保证自己的念头还在修炼上,人这头根本保证不了,因为人已经死了,所以这就是他平时修炼本身所展现出来的纯净程度,尽管他修不成。
这是相辅相成的,就是他遇到的难与他修行的觉悟正好匹配,也就不至于毁掉他。一环套一环。
适有南极仙翁闲游山下,采芝炼药,猛见子牙魂魄渺渺而来,南极仙翁仔细观看,方知是子牙的魂魄。
仙翁大惊曰:“子牙绝矣。”慌忙赶上前,一把绰住了魂魄,装在葫芦里面,塞住了葫芦口,正进玉虚宫,启掌教老师。
很显然,南极仙翁的境界足以看到人的魂魄在那里,就像有些人天目开了,偶然看见一个人影晃过去了,类似的。那有的是善的,有的是恶的,有的是鬼魂,但应该跟魂魄是相对应的。
才进得宫门,后面有人叫曰:“南极仙翁不要走!”仙翁及至回头看时,原来是太华山云霄洞 赤精子 。 仙翁曰:“道友那里来?”
赤精子曰:“闲居无事,特来会你游海岛,适山岳,访仙境之高明野士,看其着棋闲耍,如何?”
赤精子曰:“如今止了讲,你我正得闲。他日若还开讲,你我俱不得闲矣。今日反说是不得闲,兄乃欺我。”
仙翁曰:“我有要紧事,不得陪兄,岂为不得闲之说。”
赤精子曰:“吾知你的事:姜子牙魂魄不能入窍之说,再无他意。”
赤精子曰:“适来言语,原是戏你。我正为子牙魂魄赶来。我因先到西岐山,封神台上见清福神柏鉴,说:子牙魂魄方才至此,被我推出,今游昆仑山去了。故此特地赶来,方才见你进宫,故意问你。今子牙魂魄果在何处?”
仙翁曰:“适间闲游崖前,只见子牙魂魄飘荡而至,及仔细观看方知;今已被吾装在葫芦内,要启老师知之,不意兄至。”
赤精子曰:“多大事情,惊动教主。你将葫芦拿来与我,待吾去救子牙走一番。”
为什么加了这一段呢?我觉得是反映出赤精子的局限性:他一切都是想做好,一切都是尽他最大所能。但是,就像道德真君一样。
道德真君整了三个人,一个是黄天化,因为杀气;一个是杨任,因为怨气;一个是黄飞虎,因为怒气,该他出手帮忙。这三样都是人中负的因素,不好的东西。这不好的东西却触动了道德真君,所以也就反映出道德真君的局限性,也就是说:他有劫难,要被净化。也因为这些东西而开杀戒。赤精子有着类似的东西。
在这里可以看出赤精子有他自傲的一面、自以为是的一面。“多大的事,别惊动教主,咱们自己办了。”他可以不这么说。
南极仙翁是元始天尊身边的弟子,虽然大家都是师兄弟,赤精子也不能。而且姜子牙的魂魄被拜出来,当南极仙翁大吃一惊,定睛一看才知道是姜子牙的魂魄的时候,知道姜子牙性命之忧的时候,说明姜子牙魂魄被拜出来这件事情连南极仙翁都始料未及,甚至于他理解不了。如果姜子牙魂魄还没到这里时他就知道姜子牙魂魄出来了,他就不会大吃一惊:“子牙绝也。”
姚天君差一点弄死姜子牙,是命里注定的事情,而他背后的因素远远超过南极仙翁跟赤精子境界所能知道的。
姜子牙“不能回头”,姜子牙一回头,七死三灾他躲不开,那南极仙翁也知道他躲不开,但怎么个七死?如何三灾?南极仙翁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七死三灾背后施加的因素不同。
所以表面上,人这边都是姜子牙死了,但是背后的原由却完全不相同。我以为如果你真的拥有境界的话,你就分得清背后的是与不是,只要你分得清,你就有应对之法,你也知道他的因由。你说我什么应对之法都没有了,那说明超过了你,或他命已绝,命该如此。这就是相对应的。
所以南极仙翁也不知道这是谁的力量带来的,但是既然赤精子追过来说没问题,那师兄弟之间你说没问题,你就帮他。所以彼此之间信任,而且里面包含了各自的境界。
赤精子心慌意急,借土遁离了昆仑,霎时来至西岐,到了相府前,有杨戬接住,拜倒在地,口称:“师伯今日驾临,想是为师叔而来。”
赤精子答曰:“然也。快为通报!”
这就二郎神的过人之处,他知道谁一来是干什么来的,他知道现在任何一个时间点上这件事情、什么事情是最关键的;什么样的人露了面,他干什么来。
杨戬入内,报与武王。武王亲自出迎。赤精子至银安殿,对武王打个稽首。武王竟以师礼待之,尊于上坐。
赤精子曰:“贫道此来,特为子牙下山。如今子牙死在那里?”武王同众将士引赤精子进了内榻。
武王让赤精子坐了上座,赤精子坐了!我们刚刚说赤精子骄傲就在这里。任何时候,无论你的功底有多高,在人这个环境,你都要尊崇武王就是王,那是顺天意,你不能坐武王的上座。所以当武王一让,他就坐,就是表明赤精子的傲慢。修行的人一傲慢,就麻烦了!有傲慢就有妒嫉,傲慢是因妒嫉而生的。
赤精子见子牙合目不言,仰面而卧。
赤精子曰:“贤王不必悲啼,毋得惊慌,只令他魂魄还体,自然无事。”
赤精子同武王复至殿上。武王请问曰:“道长,相父不绝,还是用何药饵?”
赤精子曰:“不必用药,自有妙用。”
赤精子曰:“只消至三更时,子牙自然回生。”
为什么要等到三更?没查过。
众人俱各懽喜。不觉至晚,已到三更,杨戬来请,赤精子整顿衣袍,起身出城。只见十阵内黑气迷天,阴云布合,悲风飒飒,冷雾飘飘,有无限鬼哭神嚎,竟无底止。
黑雾罩在一起就是凶煞,完全是恶的势力。“十绝阵”调动了不同境界非常深厚的、恶的、负面的因素和生命,用了最恶的东西,同样对人来讲是伤害的,所以生命故意伤及生命,用非常邪恶的手法伤及生命的时候,那出手的生命本身是恶的。
赤精子见此阵十分险恶,用手一指,足下先现两朵白莲花,为护身根本,后将麻鞋踏定莲花,轻轻起在空中。
莲花就相当于这些修行人的鞋,就像我们人穿的鞋。莲花——他讲是白莲花——我自己的理解:如果还带着人的身体,人的脚心的部分可能相对比较弱,所以在任何保护的时候一定是用自己另外的功力的东西先保护自己的脚。在破“十绝阵”的时候,一定是守住下盘旋在空中(不一定对)。这里提到“为护身根本”,所以应该是在他的脚心。如果按照人来说,脚心是最阴气的、最弱的。
正是仙家妙用。怎见得,有诗为证:
道人足下白莲生,顶上祥光五色呈。 只为神仙犯杀戒,落魂阵内去留名。
话说赤精子站在空中,见十阵好生凶恶,杀气贯于天界,黑雾罩于岐山。赤精子正看,只见落魂阵内姚斌在那里披发仗剑,步罡踏斗于雷门,又见艸人顶上一盏灯,昏昏惨惨,足下一盏灯,半灭半明。姚斌把令牌一击,那灯往下一灭,子牙一魂一魄在葫芦中一迸;幸葫芦口儿塞住,焉能迸得出来。
所以人死、不死,只要把魂守住就不死,家里什么人出了车祸,你叫他,有的电影里头搧嘴巴:“你别死啊!别死啊!”还真给叫回来了……婴儿受惊吓,也是叫。
姚天君连拜数拜,其灯不灭。大抵灯不灭,魂不绝。姚斌不觉心中焦燥,把令牌一拍,大呼曰:“二魂六魄已至,一魂一魄为何不归!”
有些人傻呼呼的,碰见有本事的人,人家谦虚的对你,如果你不知道礼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话,那个人功夫要深的话,就把你给拜瞎了。因为人家境界高,你境界低,他拜你,你还受得了啊!你接不住!其实道理一样,“庙小装不了大佛(大神仙)”,我觉得有类似的道理在。
不言姚天君发怒连拜。且说赤精子在空中见姚斌方拜下去,把足下二莲花往下一坐,来抢艸人。不意姚斌拜起,抬头看见有人落将下来,乃是赤精子。
姚斌曰:“赤精子,原来你敢入吾落魂阵抢姜尚之魂!”忙将一把黑砂望上一洒。赤精子慌忙疾走。饶着走的快,把足下二朵莲花落在阵里,赤精子几乎失陷落魂阵中,急忙驾遁,进了西岐。
姚天君自身的功力不一定顶得过赤精子,但是当有阵法的时候,他就调动了他背后的因素,当合为一体的时候,一个不如赤精子功力的人,在阵法的背景之下可能远远超过赤精子单人功力的一倍、两倍,我觉得这里面有这样的故事。他讲述的就是另外生命境界混为一体了。
杨戬接住,见赤精子面色恍惚,喘息不定。杨戬曰:“老师可曾救回魂魄!”赤精子摇头连曰:“好利害!好利害!落魂阵几乎连我陷于里面!饶我走得快,犹把我足下二朵白莲花打落在阵中。”
莲花代表赤精子的功力,代表赤精子的本身。他两朵莲花落下,就像丢盔卸甲一样。那是自己的宝贝。
武王闻说,大哭曰:“若如此言,相父不能回生矣!”
赤精子曰:“贤王不必忧虑,料是无妨。此不过系子牙灾殃,如此迟滞,贫道如今往个所在去来。”
赤精子曰:“吾去就来,你们不可曰动,好生看待子牙。”
吩咐已毕,赤精子离了西岐,脚踏祥光,借土遁来至昆仑山。
赤精子不告诉武王他去哪儿,这就是生命境界。武王是人中的王,但他不能知道修炼中的事。两回事儿。同样的道理,赤精子来到宫里见到武王,武王让他上座,他是不能坐的。所以生命是一层一层切开的——那修成都是有果位的,有些东西咱们人嘴不能讲。
不一时,有南极仙翁出玉虚宫而来,见赤精子至,忙问:“子牙魂魄可曾回?”赤精子把前事说了一遍:“借重道兄,启师尊,问个端的:怎生救得子牙?”
赤精子没干成,就是因为他的狂妄。他的功力应该比姚天君高,但是当有了这个“落魂阵”的时候,他就不灵了。所以赤精子他自己也讲“落魂阵”太厉害了。
仙翁听说,入宫至宝座下,行礼毕,把子牙事细细陈说一番。元始曰:“吾虽掌此大教,事体尚有疑难。你叫赤精子可去八景宫见大老爷,便知始末。”
阐教是归元始天尊管的,但“事体尚有疑难”,元始天尊都处理不了。连赤精子自己的师父都处理不了,让他去找老子。老子是老大,元始天尊是老二,通天教主是老三。这故事就是这么来的。
所以元始天尊有难处,祂不能动,这个难处就不便跟赤精子讲,也不便跟南极仙翁讲,但是祂知道事情难处在哪儿,这就是为什么赤精子他做不成的原由在那儿。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十绝阵”一摆出来,那对应的就是元始天尊的十二金门,这十二金门经历了“十绝阵”之后,他们的功力暴长,但是当“十绝阵”的阵法一对一的时候,他们有一个算一个,谁都破不了这个阵,但是他们个人的功力可能都高过这十天君。
这就是相生相克的涵义在其中。但也正是因为阵法本身背后因素高,也就促成了当破了“十绝阵”之后,破“十绝阵”的弟子境界就上来了。
仙翁领命出宫来,对赤精子曰:“老师吩咐你可往八景宫去参谒大老爷,便知端的。” 赤精子辞了南极仙翁,驾祥云往玄都而来。不一时已到仙山。
赤精子自以为了不得,结果一到那儿险些把自己毁在那里头,显示出赤精子的傲慢,那种高傲自大的心态,他根本没意识到他遇到的是什么。很显然,在一对一的对垒当中,姚天君不是赤精子的对手,赤精子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有这种狂妄。但是当他驾着祥云踩着两朵白莲来到“十绝阵”的时候,十个阵都排好了,放在那儿没动,等到谁要去破阵的时候,那个阵主才在里面。表面上看是这样子,但是看到后面的时候会发觉:其实阵主也都在阵里面守着。
“十绝阵”本身出现一个状况:单一个阵如果放在那儿,我觉得赤精子也不怕,但是当他十个阵同时放在那儿,就是十个阵都连好的话,那力量就不一样了。一只蚂蚁没什么,如果无数的蚂蚁,你会看到蚂蚁在摆阵,它完全有一套方式,那时候它展现出来的力量就截然不同。对很多朋友来讲,这些东西没啥用,尤其对学现代学科的朋友来讲,更觉得没什么了不起。
我们做一个眼前的对比,现在出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把全世界搞定了,全世界全都停摆了,大家都在家上班,不敢出门,但是你看见那病毒吗?他看见了吗?没人看见!就是这个氛围。说这个病毒确实厉害,真死了人,真死人哪!怎么死的不知道,立刻趴在那儿就死了。其实就是个瘟神把兜里掏出一些东西往那一撒就完了。
如果你从瘟神的角度看,我们人的这一面再强大,我们现在用的电脑、手机、平板再强大,完全是不堪一击的。罗斯福航母多厉害,跑到关岛那儿,已经死了一个水兵了,戴高乐航母也趴窝了,就这么回事啰!
所以人一定强调眼里看的,你再发展的一切都是在人的肉眼可视的这一层面上走的,然后人们再从这个表面上再向微观发展,就像晶片,中共的火箭连续掉下两个来,说可能是因为美国不给晶片那火箭就不好办了,就是因为晶片看不着更微观里去了。所以大家如果能够品味到其中的意思,你就能够知道阵法的概念。
如果一个病毒可以把全世界的人在这一层面上全给搞定的话,那他的阵法,就是在那样更高的层面有多少不同的生命摆出来。
这么讲吧,武汉肺炎、非典1.0、非典2.0、非典3.0,这三种病毒合在一起,摆出一个阵法来,就在人的层面一起出现了,我相信那个专家都没办法,他自己就先跑了。阵法的意思就在那儿,各种病单一的都有办法,当它合在一体了,这事不好办了。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其实就是你会看到阵法的力度。
赤精子的无知在于他的狂妄,他已经有点害怕了,他放两朵莲花在脚底,他去抓也抓不上来,他抓不上来是因为他自己的功力不能支撑他,莲花是代表他的功力的,如果他的莲花够力度,也就能够撑住他,他踩在上头够支撑他,他的手会更快抓了草人就跑了,草人没抓着还把莲花毁了,而他是借着莲花跑的。
要知道是十个人摆出十个阵,十个阵合为一体,它产生的力量是多少倍于他们每一个人的功力,是一个道理。就像人们说的一根筷子无所谓,一百根放在一起那是棍子,不是筷子。正是因为这种阵法,当他找到元始天尊的时候,元始天尊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元始天尊干脆没露面,要他找大老爷去,师父帮不了你。
这里也同样有个问题,他们管元始天尊叫老师,不是师父,其实这里边有很大的差别。他为什么叫老师?老师跟师父根本性的区别,就像我们说元始天尊讲出来的话叫法旨,可是到了《西游记》里面如来佛讲的话叫佛旨。那法旨跟佛旨是有区别的。写书人在这里面叫“老师”而不叫“师父”,有它内在的原由,我不便解释,大家自己去品味。
师父的父,是父亲的父:师徒如父子;老师是答疑解惑者,而答疑解惑是人这一面的。我以为写书的人是有目的的……元始天尊也好、老子也好,人们知道祂们是至尊的,所以人的嘴不便去评判。我只提醒大家这是一个区别。在人的这层面没有区别,我以为当你修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就知道它的区别,你更知道它的严肃性。
这完全是自己个人的理解,因为自己的师父教诲,叫师父也好,叫老师也好,都是可以的,这是自己的师父明示过的,我个人只是做一个弟子去理解其中的涵义。因为在表面的角度来讲有着表面的故事,师父带这么多徒弟,大家都在人的水平上,只能按照最低的水平给弟子们讲,让所有人都听得懂。
但是在弟子来讲,在你的理解中,各人不同,这没什么的,元始天尊的十二门徒用的家伙、功夫全都不一样,但他们都是元始天尊的徒弟。
这就是讲述了在同一门中修行的人,没有你对他错、他对你错,这其实不合适,文殊普萨能指责普贤菩萨说你不对吗?太乙真人能对道德真君说你不对,你得跟我一样吗?我觉得生命的独立性,正是元始天尊能够使他的十二门徒各自保住自己的独立性,也透出元始天尊的至尊。
此处乃大罗宫玄都洞,是老子所居之地,内有八景宫,仙境异常,令人把玩不暇。有诗为证,诗曰: 仙峰巅险,峻岭崔嵬。坡生瑞草,地长灵芝。 根连地秀,顶接天齐。青松绿柳,紫菊红梅。 碧桃银杏,火枣交梨。仙翁判画,隐者围棋。 群仙谈道,静讲玄机。闻经怪兽,听法狐狸。 彪熊剪尾,豹舞猿啼。龙吟虎啸,翠茖莺飞。 犀牛望月,海马声嘶。 异禽多变化,仙鸟世间稀。 孔雀谈经句,仙童玉笛吹。
这里有很多仙,但你没听过带多少徒弟。在那个环境中,你把他称为仙者也好、隐者也好,“群仙谈道,静讲玄机。”我以为“玄机”不是用嘴讲的,是悟的,那些人交流是完全没有声音的。
动物是不能修行的,但是到了一定境界的时候,孔雀据说是凤凰的九子,在人中能够看到的唯一的一个。《封神演义》可以看到青鸾。凤跟龙是配的,凤有九子,龙同样有九子。而孔雀跟仙童是对等的。
怪松盘古顶,宝树映沙堤。 山高红日近,涧阔水流低。 清幽仙境院,风景胜瑶池。 此间无限景,世上少人知。
话说赤精子至玄都洞,见上面一联云: 道判混元,曾见太极两仪生四象; 鸿蒙传法,又将胡人西度出函关。
“道判混元”,这是讲老子拿着 太极图 开天辟地。“曾见太极两仪生四象”,这就八卦出来了。老子后来往西骑着青牛出了函谷关,遇见胡人,有人说胡人根本不能超度,好像是老子去化解,出函谷关超度胡人。
老子来到人间,“鸿蒙传法”(鸿蒙跟混元是配的),“又将胡人西度出函关”,走了,首尾相扣。既是开始又是结束。这两句话就讲出了老子的来和老子的去,留下五千言《道德经》,骑了青牛,出了函谷关匆匆而去。
道、法是对应的。前面是“道判”,后面是“传法”,首尾相扣。这个现代的人根本理解不到,因为都是一根筋的往前跑,那没有对生命涵义的认识就更理解不了了。
赤精子在玄都洞外,不敢擅入。等候一会,只见玄都大法师出宫外,看见赤精子,问曰:“道友到此,有什么大事?”
玄都大法师,相当于元始天尊的南极仙翁,是护家看院的。他们的功力、功法跟他的弟子都一样,是老子身边的大弟子。
老子是老大,元始天尊是老二,所以元始天尊的弟子是不能轻易到老子这儿来的,没有他师父的嘱咐是不能来的,这是一个礼数的问题,所以一定有什么事才来。
赤精子打稽首,口称:“道兄!今无什事也不敢擅入。只因姜子牙魂魄游荡的事细说一番,特奉师命,来见老爷。敢烦通报。”
玄都大法师听说,忙入宫,至蒲团前行礼,启曰:“赤精子宫门外听候法旨。”
赤精子入宫,倒身下拜:“弟子愿老师万寿无疆!”
老子曰:“你等犯了此劫,落魂阵姜尚有愆,吾之宝落魂阵亦遭此厄,都是天数。汝等谨受法戒。”叫玄都大法师:“取 太极图 来。”付与赤精子。“将吾此图,如此行去,自然可救姜尚。你速去罢。”
老子上来就跟赤精子说:“你们这些人遭此大劫,是命里注定的,都是定数、天数。姜尚是出毛病了……”
赤精子得了太极图,离了大罗宫,一时来至西岐。武王闻说赤精子回来,与众将迎迓至殿前。
武王忙问曰:“老师那里去来?”
赤精子曰:“今日方救得子牙。”
武王几次问赤精子(哪里去),赤精子从来不答。什么意思?正的修炼,不属于这个生命环境当中的事情绝口不提,在人这个环境当中去显示自己特异功能的,十有八九有麻烦。真正有本事的一定不说。
神的话,不能跟人说,神的活,不能给人干,就这么回事。搞不清楚的,在人中有目的、有利益的、有欲望的,他会拿出自己的所谓特异功能、这本事、那本事去干。
就像有人说的,神仙那么厉害,那拿神仙出来看看!其实对很多人的无知,就凭这句话能够把他打到十八层地狱去。他为什么敢说,因为他什么都不信,他连自己都不信。为什么?你问他这个是谁?他不知道!无知者无畏,无知就是力量。这里的知,是指人的生命境界。
所以赤精子敢跟他们说我刚才见大老爷了?大老爷把太极图给我,在我这儿装着?人才这么臭显,所以就是人。人不认识太极图、人不知天高地厚,所以今天才遭此大劫难,当今的人根本没有发展,而且越来越糟。
跟大家澄清,三更是指“子时”,头一天的夜里。晚上的九点到十一点是二更,晚上的七点到九点是一更。古时候就这么定的。所以三更是讲子时,子时是头天夜里十一点到第二天一点,一定是跨越时间做这些事情。就是在这个时间段里一跨,跨两天,现代人没有这种知识,反过来你也可以说对他们来讲他们的功力还是差。
《封神演义》里讲到的神仙还是跟人近的神仙,所以神仙就要讲时辰,连站的位置都得讲究,弄什么法事得搭个台子,这台子得搭成什么样,讲究得多。
如果真正到了佛家的“空”和“无”的话,根本不讲究这些。这没有对、错。当讲究这些的时候,在人中看起来很玄妙、很有意思,其实是很靠近人(境界)了。人们说什么禅学、禅学的,而真正厉害的东西只能品,不能看(用眼睛看),品是用自己的境界。
诸弟子专专等至三更来请,赤精子随即起身。
因为杨戬带的弟子都是小一辈的,所以赤精子是他们的师伯,在元始天尊十二门徒当中赤精子是老二,广成子是老大。
出城行至十阵门前,捏土成遁,驾在空中,只见姚天君还在那里拜伏。赤精子将老君太极图打散抖开──此图乃老君劈地开天,分清理浊,定地、水、火、风,包罗万象之宝。
所以人生活的一切是太极图造出来的,包在其中的,你也可以说太极图是根本,是他护着我们,包括地、水、火、风看到的一切。
化了一座金桥,五色毫光,照耀山河大地,护持着赤精子往下一坠,一手正抓住艸人!望空就走。
太极图打开之后化作一座金桥,五色毫光,不耀眼,但是山河大地全在其中,就说这个宝贝通天、通地。可想而知老子给赤精子这个宝贝,他十个阵法护在一起的时候只有这样的宝贝才能压住阵脚。同样,虽然修炼低了几个阶层,可是当他摆出阵的时候,他聚集起来所形成的力量就通天、地了。
姚天君见赤精子二进落魂阵来,大叫曰:“好赤精子!你又来抢我艸人!甚是可恶!”忙将一斗黑砂望上一泼。
这里姚天君可没看见太极图所铺下来的金桥,他只看见赤精子下来了,他没看见那个宝贝。
赤精子叫一声:“不好!”把左手一放,将太极图落在阵里,被姚天君所得。
太极图拿到的话你看见就是一幅图,当他展开的时候带有老子背书法力的时候,他展现出来的是境界。
且说赤精子虽是把艸人抓出阵去,反把太极图失了,吓得魂不附体,面如金纸,喘息不定,在土遁内,几乎失利;落下遁光,将艸人放下,把葫芦取出,收了子牙二魂六魄,装在葫芦里面,往相府前而来。
只见众弟子正在此等候,远远望见赤精子忻然而来,杨戬上前请问曰:“老师!师叔魂魄可曾取得来么?”
赤精子曰:“子牙事虽完了,吾将掌教大老爷的奇宝失在落魂阵,吾未免有陷身之祸!”
众将同进相府。武王闻得取子牙魂魄已至,不觉大喜。赤精子至子牙卧榻,将子牙头发分开,用葫芦口合住子牙泥丸宫,连把葫芦敲了三四下,其魂魄依旧入窍。
少时,子牙睁开眼,口称:“好睡!”急至看时,卧榻前武王、赤精子、众门人。子牙跃身而起。
武王曰:“若非此位老师费心,焉得相父今生再面?”
这会子牙方才醒悟,便问:“道兄何以知之,而救不才也?”
赤精子:“十绝阵内有一落魂阵,姚斌将你魂魄拜入艸人腹内,止得一魂一魄,天不绝你,魂游昆仑,我为你赶入玉虚宫,讨你魂魄,复入大罗宫,蒙掌教大老爷赐太极图救你;不意失在落魂阵中。”
子牙听毕,自悔根行甚浅,不能具知始末,“太极图乃玄妙之珍,今已误陷,奈何?”
赤精子曰:“子牙今且调养身体,待平复后,共议破阵之策。”
武王回驾,子牙调养数日,方才全愈。
翌日陞殿,赤精子与诸人共议破阵之法,赤精子曰:“此阵乃左道旁门,不知深奥。既有真命,自然安妥。”
言未毕,杨戬启子牙:“二仙山麻姑洞黄龙真人到此。”
子牙迎接至银安殿,行礼毕,分宾主坐下。
子牙曰:“道兄今到此,有何事见谕?”
黄龙真人曰:“特来西岐,共破十绝阵。方今吾等犯了杀戒,轻重有分,众道友咫尺即来,此处凡俗不便,贫道先至,与子牙议论。可在西门外,搭一芦篷席殿,结彩悬花,以便三山五岳道友齐来,可以安歇。不然,有亵众圣,甚非尊贤之理。”
子牙传令:“着南宫适、武吉起造芦篷,安放席殿。”又命杨戬:“在相府门首,但有众老师至,随即通报。”
赤精子对子牙曰:“吾等不必在此商议,候造篷工完,篷上议事可也。”
话非一日,武吉来报工完。子牙同二位道友、众门人,都出城来听用,止留武成王掌府事。
话说子牙上了芦篷,铺毡佃地,悬花结彩,专候诸道友来至。大抵武王为应天顺人,仙圣自不绝而来,先来的是: 九仙山桃园洞广成子, 太华山云霄洞赤精子, 二仙山麻姑洞黄龙真人, 狭龙山飞云洞惧留孙──后入释成佛, 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 崆峒山元阳洞灵宝大法师, 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后成文殊菩萨, 九功山白鹤洞普贤真人──后成普贤菩萨, 普陀山落伽洞慈航道人──后成观世音大士, 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 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 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
子牙径往迎接,上篷坐下。内有广成子曰:“众位道友,今日前来,兴废可知,真假自辨。子牙公几时破十绝阵?吾等听从指教。”
子牙听得此言,魂不附体,欠身言曰:“列位道兄,料不才不过四十年毫末之功,岂能破得此十绝阵!乞列位道兄怜姜尚才疏学浅,生民涂炭,将士水火,敢烦那一位道兄,与吾代理,解君臣之忧烦,黎庶之倒悬,真社稷生民之福矣。姜尚不胜幸甚!”
广成子曰:“吾等自身难保无虞,虽有所学,不能克敌此左道之术。”
彼此互相推让。正说间,只见半空中有鹿鸣,异香满地,遍处氤氲。不知是谁来至,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 【涛哥侃封神】 系列文章。)

详情

现在怎么找到附近卖的女的 Copyright © 2020

新塘久裕150块钱玩一次 西安2020好场子 想找个离婚女人的私人电话 现在有什么可以约的软件 相亲第二天把女方睡了
线下有偿约会的app 新好景休闲会所怎么样 现在怎么找到附近卖的女的 现在卖b大概多少钱 小学女生怀孕快生了